九龍 順利 -> 飛鵝山南脊 -> 飛鵝山倚天脊 -> 彩虹 (難度: 14.5/20)

旅程日期: 2017年11月25日
旅程時間: 大約4.5小時
景色: 3/5

 

困難度:
長短: 2/5     大約2.5公里
上落: 4/5 (很急的上落山)    共上山:407米, 共下山:399米
地面情況: 4/5
危險度: 4.5/5

 

交通:
去程: 60 小巴
回程: 港鐵

 

地圖:

今個星期再續上星期高難度之旅,今次上的是之前曾嘗試過的飛鵝山,上次因為時間問題無法登頂,早點出發應該會成功的。 今次要走的路線比上次更為險要,山徑陡峭且滑,到處都是懸崖絕壁,比較出名的有飛鵝山南脊的自殺崖。我們計劃由南脊經"高危"上飛鵝山之後由西邊倚天脊下山,之後返回彩虹站離開。

 

由藍田搭乘60小巴在總站下車,已經可以看到高而峭的飛鵝山南邊,心裡面彷彿有個聲音說著:「南脊真的可以上山嗎?」。愈行往山徑入口就愈緊張,不知道今次是怎樣的體驗,不過幸好今次算是有備而來,有防滑的行山鞋和一對行山仗,應該不會太難的。

 

沿新清水灣道走上飛鵝山道,很快就見到飛鵝山一號的大石,而左邊的小車徑就是南脊入口的地方。沿車徑走了很短的時間,見到旁邊山邊有個像是入口的地方,旁邊有些人為的痕跡,但山徑並不明顯,我們猶豫了一陣,才敢進入。山徑一開始就已經很難行,陡度很大而且路面很窄,地面也因很少人行而滿佈大大小小的石頭枯枝,行走時要加倍小心。走了不久就有一個很明顯的分叉路,左邊是我們會走的"高危",右邊是更難行的"崎嶇",我們是之前上網看過高危比崎嶇易才決定走高危的。其實所謂的高危,崎嶇只是人們跟山徑的特點而命名,在此分叉路已經可以看到一些特點,向高危的方向路徑明顯,離開密集的叢林走向開明的山徑,向崎嶇的反而走向密林,所以高危比崎嶇容易也是可理解的,至少路徑明顯,不會行錯。

 

走出叢林後,很久沒發過的畏高症開始浮現,由於懸空感很大,完全不敢向山下望,只好向上不停的走。這段路比之前的相對好走,但由於向下望時的懸空感,似是一失足就墮落數十米的山底般,所以走起來也不是舒服的。走了不久,看到右邊有一數十米高的絕壁,根據之前的資料搜集,應該很快就會見到自殺崖,在絕壁上面見到兩個有攀石裝備的青年在絕壁上來去自如,我們在旁見到身體已經打了冷震,真的很佩服他們的膽色。再走一會兒,附近的人數愈來愈多,見到他們慢慢走向遠處的自殺崖拍照,而自殺崖與主要的山徑中間有條很窄而且下面就是懸崖的小路,我們想了一想,決定都是不要冒險比較好。坐下來拍了少量照後就繼續登頂。

 

即將來到山頂時,前面一條闊度勉強能讓兩個人走過的路中有約三十個人的團體站在中間,似乎是在找路,但他們卻停在路的正中間,完全沒有讓路的打算,細聽下才發覺他們是說普通話的,似是大學交流團的行山活動,我們見他們沒有意識想讓路,只好在旁邊找個位置休息一下,順便拍下照。等了十多分鐘後,他們終於走了,而我們亦都到達山頂發射站,由於其中一個團員趕著回家,所以我們沒有久留,直接就向西邊下山了。

 

西邊的路比南邊的平,看起來也沒有那種危險感,所以我們跟著明顯的路下山,途中看到一對年約70的夫妻,他們的身手當然沒有我們的敏捷,但看起來也十分享受。我們一直下山,去到一塊大石上時,發覺之後好像沒有路,而正好在此時,有個身手敏捷的青年來到,我們交流了一下又找了一下路之後決定向附近的小路繼續行。但路面情況愈來愈差,剛剛的青年再看一看地圖後發覺我們早就走錯路,去了一條更難的小徑,正當我們考慮應進應退時,青年考慮了同行老夫妻的體力,決定帶他們回頭到他上山的路,那才是真的倚天脊。我們也只好跟著走,走了回頭的八成路,青年指向另一邊山路,表示那才是他上山的路徑,我們看到後才知為何會走錯,因為那邊的路並不明顯,只有人踩過高草的痕跡。我們見到那對夫妻好像力有不繼,所以建議了他們重新上山頂之後去東面百花林路下山,會比較安全。

 

之後我們跟著青年,以剛才的兩倍速度下山,之後他表示他今次上飛鵝山只是熱身,下一天要參加山野之王,要早點回去,我們就此再次感謝了他,之後他就像風一樣在草叢中消失了。之後的路不太難行,但仍有半個人高的大石要爬下,我們小心地慢慢下山,最後用多了半小時就見到馬路,鬆了一口氣,接著就跟馬路慢慢回到市區吃下午茶了。

 

每次行山都是一個全新的體驗,今次見識到困難的山徑是可以多難行,行錯路是可以多危險,專業的山系運動員是多厲害。今次全段路驚險處處,要走上近60度的陡坡,也要爬過數米高的大石,更要克服畏高,相比之前走過的山徑,危險度是更上一層的。每次的錯誤是一個很好的經驗去為下次作好準備,今次走錯路很大因素是太相信當時的直覺,加上手機中的地圖不夠詳細,所以在此之後我就下載一個行山用的APP — viewranger,之後的行程因為它而安全了不少。

 

因為畏高的關係,沒拍很多的照。